日本退出"IWC"7月重启商业捕鲸 | 商业时报

在北海道网走附近鄂霍茨克海进行的日本最后一次科研捕鲸24日结束了计划的所有日程。1987年开始的国内科研捕鲸持续约32年告终。政府30日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7月1日起重启商业捕鲸。

  据日本水产厅介绍,科研捕鲸是IWC决定暂停商业捕鲸后,于1987年在南极海、1994年在西北太平洋开始的。虽然遭到了反捕鲸国的强烈批评,但力争重启商业捕鲸的日本政府为计算重启时的恰当捕捞配额而持续进行了调查。到2018年度为止捕获了小须鲸和塞鲸等总计1.7万头以上。

  本次在网走近海的捕捞是西北太平洋科研捕鲸的一部分,由“地域捕鲸推进协会”(福冈市)实施。为调查小须鲸的生存状况,计划由宫城县石巻市等6家企业的5艘小型捕鲸船以网走港为基地于6月1日到24日捕捞与去年相同数量的47头。

  6家企业7月1日还将开展以北海道钏路市为首个据点启动的沿岸商业捕鲸。水产厅将设定捕捞配额,但尚未决定。

  该协会代表理事贝良文(59岁)24日称:“希望科研捕鲸积累的经验有助于商业捕鲸。很期待1日的重启。”

  《国际捕鲸管制公约》允许进行科研捕鲸,收集生存数量和年龄等科学数据。日本国内作为副产品一直销售捕获的鲸肉。

  西北太平洋2019年度的科研捕鲸中,4月在东北三陆近海捕获20头,5月在八户近海捕获27头。南极海的科研捕鲸在2018年度结束,今年3月由共同船舶公司(东京)运营的捕鲸母船已返港。

  去年9月在巴西召开的IWC大会上,日本提议重启商业捕鲸但遭到否决,去年12月宣布退出IWC。商业捕鲸重启后,将不再实施科研捕鲸。

日本将于30日退出讨论鲸类资源管理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日本在二战后没有从主要国际机构中退出的先例,此次决定实为罕见。7月1日,日本将以领海及专属经济区(EEZ)为对象时隔约31年重启商业捕鲸。但在鲸肉逐步淡出日本人餐桌的背景下,有关需求难以预测,澳大利亚、欧美等反捕鲸国也可能加大批判力度。

  占IWC成员一半以上的反捕鲸国加强了保护鲸类的姿态,日本认为即便坚持内部磋商也无望重启需要四分之三成员国赞成的商业捕鲸。退出后日本将不再被IWC决定的暂停商业捕鲸所束缚。

  IWC成立于1948年,日本于1951年加入。成立之初是捕鲸国建立的组织,但由于反捕鲸国不断增加,1982年表决通过暂停商业捕鲸活动。日本此前一直要求解除禁令。

  日本计划7月1日重启商业捕鲸活动,上午共同船舶公司(东京)运航的母船“日新丸”等3艘船组成的船队将从山口县下关市港口出发开展近海捕捞,6家企业5艘小型捕鲸船将从北海道钏路市出发展开沿岸捕捞。水产厅将为防止滥捕而设定捕捞配额。

  通过近海作业,船队将捕捞布氏鲸、小须鲸、塞鲸3种鲸。此前一直捕捞IWC管理对象外种类的沿岸捕捞中,将新增小须鲸作为捕捞对象。

  日本1988年退出商业捕鲸活动,另一方面,为收集重启商业捕鲸所需的数据,此前一直在西北太平洋和南极海域持续展开科研捕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