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18年贸易逆差创历史新高8913亿美元 | 商业时报

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采取了缩小贸易逆差的行动,但该国2018年的贸易逆差却创出历史新高,原因是进口大增,而包括大豆和其他农产品在内的一些出口则受到了针对美国贸易政策的报复行动打击。

美国商务部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去年的贸易逆差扩大10%,至创纪录的8,913亿美元。对中国和墨西哥的逆差在美国整体逆差中的占比之前就已经是最高水平,去年对这两国国家的逆差再创历史新高。

如果将旅游、高等教育和银行等服务业统计在内,美国去年贸易逆差的糟糕形势似乎略有减轻,不过计入后的逆差也出现了显著恶化。如果将服务业计算在内,美国去年的贸易逆差扩大12%,至6,210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大。

美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带动该国去年的进口增长7。5%,其中对消费品、工业用品和资本货物方面的支出有所增加。美国经济去年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是受财政刺激措施提振。美国去年的出口也增长6。3%,但整体基数较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教授Kenneth Rogoff表示,美国经济表现很好这一事实是贸易逆差扩大的主要原因。Rogoff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首席经济学家。

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对美国从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进口的价值约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了关税,希望藉此给美国生产商带来一些优势,并缩小他所称的对经济不利的逆差。

与此同时,特朗普公开谴责那些将工作岗位外包的公司,与墨西哥、加拿大和韩国重谈协议,同时还激怒了欧洲的长期盟友,原因是他认为这些国家的钢铁和铝出口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Rogoff表示,关税方面的政策总是会被宏观经济因素淹没,事态发展正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

特朗普充满战斗意味的政策的确发挥了作用,将其他国家拉至谈判桌前进行激烈的贸易谈判。

特朗普的顾问们辩称,他们是在进行一项长期博弈,重新谈判贸易协定即使不能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其好处也会随著时间的推移得以显现。

白宫经济顾问Kevin Hassett称,当美国经济增长速度超过全球其他地区时,随著美国收入增加的人群购买更多的进口商品,贸易逆差料将扩大。

Hassett还称,特朗普修订美国各项贸易协议的目标正取得进展。

Hassett表示,特朗普试图使贸易协议对美国更有利,这种做法是正确的,不会因贸易逆差的短期波动而改变。

去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增幅最大,扩大440亿美元,至4,190亿美元。美国从中国购买了更多电视机、汽车零部件、游戏和家俱。中国是美国最大商业伙伴,同时也是白宫在贸易问题上的主要目标。

周三被问及对华贸易谈判进展时,特朗普表达了乐观看法,但未直接谈及贸易逆差。

特朗普称∶“谈判继续推进,进展良好,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麽。”他表示∶“要麽会有一个好的协议,要麽不会有协议,但我认为进展非常不错。”

中国此前停止购买美国一些关键出口商品,尤其是大豆、小麦和高粱等农产品。去年中国对这三种农产品的购买规模减少近100亿美元。

作为美中正在磋商的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将同意进口更多美国商品,此举的目的直指缩小美中贸易逆差。

去年年中,中国减少美国大豆进口,转而开始从巴西进口大量大豆,大豆价格应声下滑,而通常情况下大豆价格会在年中出现季节性上涨。在明尼苏达州种植约2,000英亩大豆和玉米的Bill Gordon称,这迫使一些持有大豆希望涨价的美国农户不得不亏本卖出。

Gordon表示,境况非常艰难。他称,现在很多农场都要破产了。

美国与其他一些贸易伙伴的商品贸易逆差也在扩大,其中包括欧盟和墨西哥,这些贸易是特朗普政策关注的重点。

美国与欧盟的贸易逆差扩大180亿美元,与墨西哥贸易逆差扩大110亿美元。中国、欧盟和墨西哥在美国商品进口中占比约54%,但在贸易逆差增额中占比86%。

过去特朗普一直表示,贸易逆差是政策糟糕造成的结果。例如,他在去年3月份的一则推文中写到∶“因为非常愚蠢的贸易协议和政策,美国每年有8,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我们的工作机会和财富拱手让给了那些多年来一直占我们便宜的国家。他们嘲笑我们的领导人是多麽愚蠢。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巨额贸易逆差反映出国民储蓄的匮乏,不过他们基本都认同,逆差并不是衡量一国整体财政和经济成功与否的指标。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可能出现庞大逆差,反之亦然。

此外,贸易逆差并不代表财富会从一个国家直接转移到另一国。美国消费者和企业花钱购买海外进口产品,获得的是商品和服务。

经济学家也对关税作为一种政策工具的效用持怀疑态度。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资助的四位经济学家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去年美国消费者因美国征收的关税承担了690亿美元的额外成本。

周三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年底美国贸易逆差形势恶化,说明即使关税措施出台,驱动逆差扩大的更广泛力量仍在增强而非减弱。去年12月,经季节因素调整后的贸易逆差为598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环比增长19%。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的经济学家此前预期为573亿美元。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一差额部分程度上受到特朗普政府另一项政策的推动,即减税及由此导致的资本支出上升,这在全球其他地区增长放缓之际刺激了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需求。

对美国经济可能过热的担忧促使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在2018年四度加息,导致去年下半年美元坚挺,这令外国商品对美国人来说相对变得便宜。

巴克莱(Barclays)经济学家Pooja Sriram指出∶“家庭税后收入上升肯定非常有利于进口。这一结果跟政府所希望的方向几乎完全相反。”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Andrew Hunter表示,推动2018年贸易逆差上升的各种趋势可能会在2019年初延续,进口将增长,而全球需求疲软继续令出口承压。

Hunter在一份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现在看来,贸易将在第一季度造成更严重的拖累。”他估计2019年前三个月年化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从去年第四季度的2。6%放缓至1。5%。